兰州火车站边的足浴店能去吗

杭州湾金泽一号ktv大概费用

来源:国 华新闻网地区:玻利维亚剧发布:2021-01-20

杭州湾金泽一号ktv大概费用剧情介绍

【大纪元2021年02月03日讯】在刚刚过去的一周,俗称“ 达沃斯 论坛”的 世界经济论坛 ,在线上举行了“议程对话会”,而今年的主要议题就是“ 大重构 ”(The Great Reset)。什么是“大重构”?“大重构”的实质是什么?而为什么有人说“大重构”是全球精英策划的一个阴谋呢? 世界经济论坛 以及其创办人又在其中扮演了什么角色呢?
由于疫情的原因,1月25日到29日举办的“ 达沃斯 议程对话会”首次以视频会议的方式举办,并且围绕着热门话题“大重构”(The Great Reset)展开。
在世界经济论坛官网上,论坛创始人及执行主席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的照片旁,醒目地标注了一句话:“疫情为我们提供了难得一见、转瞬即逝的机会,来反思、重构并推动世界复兴。”
世界经济论坛汇集了全球110多个国家的3,000多名政界、商界、学术界、科技界、媒体界的精英。他们要怎样“重构”这个有着70亿人口的世界呢?
2020年10月,施瓦布和法国人蒂埃里.马勒雷(Thierry Malleret)合作出版了一本新书,书名叫《后疫情时代:大重构》,书的封面上,是一个正在被扭动“重塑”的魔方,似乎暗示着这个世界的未来。
在这本书中,施瓦布谈到的“大重构”涉及到了这个世界的方方面面,包括经济、社会、地缘政治、环境、技术、以及行业、企业等,不一而足。无论是在宏观层面还是微观层面,甚至是在人性层面,施瓦布都提出了重构的设计。
在1月份的这次“达沃斯议程对话会”上,书上这些内容被融合进了针对“大重构”提出的七大方面,包括驾驭第四次工业革命、加强区域发展、振兴全球合作等。而且这七大方面的每一项都包含多个分支。
这个看上去可以不停向下延展的动态图让人们不禁惊叹,原来“大重构”的系统被设计得如此细致和完备!就像走入了一个迷宫,人们很容易陷入其中而看不到全貌。
施瓦布为什么要推动“大重构”这个议题呢?
施瓦布在1月15日发表的文章《新“零年”?》中说:“在二战后的‘零年’过去75年之后,我们再一次迎来了重建(世界)的机会”,“新自由主义”,也就是“自由市场和有限政府”的发展模式已经破产,中共病毒(COVID-19)给了它最后一击,世界必须“大重构’。
去年10月,施瓦布也在《时代杂志》的官网上发表文章《更好的经济是可能的,但是我们需要重新构想资本主义,才能做到这一点》(A Better Economy Is Possible. But We Need to Reimagine Capitalism to Do It)
那么,施瓦布所谓的“更好的经济”又是什么呢?
在《后疫情时代:大重构》这本书的序言中,施瓦布说:“中国的快速复苏表明,在战胜疫情威胁之后,我们完全可以实现‘大重构’。当然,这种重构绝非是指回到过去。”
也就是说,施瓦布一方面彻底否定了在过去几十年中让西方社会繁荣与进步的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而一方面又在推崇中共的治理模式。
那么,“大重构”的实质到底是什么呢?
根据“世界经济论坛”自己强调的议题,所谓的大重构主要内容包括了三部分:
一、世界需要采取严厉措施,应对全球瘟疫造成的社会和经济问题,并避免其宣称的“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经济衰退”。
二、每个国家都必须参与,从石油、天然气到高科技,每个行业都必须转型。
三、世界完全转向以数字为基础的第四次工业革命。
但对于世界经济论坛倡议的这个大重构,很多分析人士并不赞同,比如关于经济问题,一些分析认为,疫情所引发的最严重的经济衰退,是政府采取严厉措施造成的,疫情是中共和世界卫生组织合谋掩盖造成的,而社会和经济问题则是各国模仿中共的关闭城市和经济措施造成的。
可以预见得到,在“大重构”的概念下,5G、人工智慧、数字化的发展在给人们带来极大的便利时,不仅会让人们失去隐私,也很容易的对人们实施奥威尔式的监控。如果再结合防疫,就很容易形成“健康独裁”。前梵蒂冈驻美大主教维加诺就曾经表达过这种担忧,他说:“在强推疫苗接种的同时,还要强推一个健康护照和数字身份证,随后就可以对全世界人进行接触追踪;而那些不接受这些措施的人,则将被关押在拘留营中或者被软禁在家,他们的所有财产也将被没收。”
所以,在澳洲、加拿大等国都出现了抵制大重构的行动。比如:去年11月17日,加拿大保守党国会议员皮埃尔.鲍利夫(Pierre Poilievre)发起了“抵制大重构”的征签请愿,吸引成千上万人签名。去年11月底,澳洲总理莫里森(Scott Morrison)也表示,澳洲拒绝“大重构”计划。
美国公共政策前沿中心的研究助理费格斯.霍奇森(Fergus Hodgson),在给英文大纪元所写的专栏文章中表示:大重构其实就是藉环保主义和全球主义,在全世界大搞 社会主义 。
确实,“大重构”的很多地方和共产主义全球革命的目标不谋而合。
这里,我们要提到一本书——《魔鬼在统治着我们的世界》,书中提到美国思想家G..爱德华.格里芬(G.Edward Griffin),对共产主义全球革命的五个目标所做的总结:一、混淆、瓦解并摧毁世界各地的资本主义势力;二、把所有国家联合起来,形成一个单一的世界经济体系;三、强迫发达国家向不发达国家提供长期的财政援助;四、将世界划分为区域组织,作为建立世界政府的过渡环节;五、之后地区性的组织都可被带入单一的世界无产阶级专政。
而“大重构”七大方面之一的“振兴全球合作”,就是在通过全球化把全球经济向一个大型经济体推进。
再比如,“大重构”否认有限政府,推崇“大政府”,这又和共产主义下的强权政府极其相似。
难怪,施瓦布会一边否定资本主义的发展模式,一边又在推崇中共的社会主义模式。
有人因此推测,施瓦布提出的“大重构”应该是从中共取经而来的。具体是不是,我们不得而知,但是施瓦布这个人确实是和中共的关系非常密切。
据BBC报导,施瓦布早在1978年,也就是中共刚开始改革开放的时候,就到北京邀请邓小平去当时名为“欧洲管理论坛”上去演讲。只是当年,邓小平没有去。施瓦布曾回忆说:“我在1978年读到了有关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的文章,当时我就确定中国将会成为国际舞台上的重要角色。于是,1979年,我们开始了与中国的第一次接触,并邀请中国代表团来达沃斯参会。”
1979年时,中共社科院开始和“欧洲管理论坛”建立了伙伴关系,这个论坛在1987年时,正式更名为“世界经济组织”。
据报导,施瓦布之后几乎每年都会去中国。1989年“六四”发生两年后的1991年,施瓦布还专程到北京,邀请当时的中共总理李鹏出席1992年的世界经济论坛年会。
2005年,施瓦布提出设立“中国夏季达沃斯”的想法,2006年,世界经济论坛在北京设立了中国代表处,2007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在中国大连召开,至今已经在天津和大连共同举办了13届。
2018年,施瓦布获得习近平颁发的“中国改革友谊奖章”。中共赞扬施瓦布“见证了中国从倾听世界到被世界倾听的历史进程”。
去年12月,美国独立新闻网“WND”(World Net Daily)曾报导,在中共病毒大流行的掩护下,全球精英们,包括在美国的精英们,都在积极地参与开创一个“全新的世界体系”,这些人称之为“大重构”。
美国著名月刊杂志《告密者》(Whistleblower),也在去年底推出了同样的主题报导《大重构:美国和全球精英如何利用中共病毒使世界社会主义化》。报导中提到,“大重构”计划的第一个,也是最关键的阶段,就是在大媒体和大科技公司的配合下,拜登必须要赢得2020年总统大选。拜登竞选团队的官方竞选口号是“重建美好未来”(Build Back Better),这句话看似无害,但也恰好是“大重构”的发起人、世界经济论坛创始人施瓦布(Klaus Schwab)提出的口号。
报导中还提到,英国王储查理斯王子(Prince Charles)是“大重构”的主要宣导者,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首席经济学家戈皮纳特(Gina Gopinath)、联合国秘书长古特雷斯(Antonio Guterres)以及包括微软在内的许多大公司的负责人也是重要支持者。美前国务卿克里(John Kerry)更是全力支持。
但是,正如《告密者》杂志揭示的那样,世界精英们并不真正希望人人平等。他们想要的,首先是权力,他们要为自己争取财富和特权,他们要荣誉、要报复敌人,以及想要搞个人崇拜。
《告密者》的编辑库佩利安(David Kupelian)说,这些未来的统治者所计划的议程既疯狂又邪恶,这些人想成为“神”。伊甸园中最初的诱惑是:“你们要像神一样”。但当人类试图成为神的时候,他们就变成了魔鬼。
前梵蒂冈驻美大主教维加诺,曾在2020年6月时给川普总统写了第一封公开信,信中说,设计“大重构”的人,说着最好听的话,但却心怀鬼胎,绑架世界上的善良人。在2020年10月,维加诺又给川普写了第二封公开信,信中说,“大重构”实质是全球主义精英企图利用疫情改变二战后形成的世界格局。它的设计者是想征服全人类的一群全球精英,他们的重构是要建立全球性的大政府,控制思想、言论,经济,控制一切,消灭个人的自由。这就是社会主义的新外衣。
美国红衣主教雷蒙德.伯克(Raymond Burke)也警告说,世界经济论坛为应对中共病毒大流行而提出的“大重构”倡议,是企图通过“无知和恐惧”来操纵“公民和国家”的一种尝试,于此同时,“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将在美国大行其道。
也许确实是像这些警告中所说的,这些想让世界“大重构”的精英们,他们想把这个世界完全掌握在他们手中,按他们想要的规则存在,只是,很多人都相信,这个宇宙中还有着更高的超越人类社会的法则,所以,这些想要“大重构”的人,疯狂的愿望最终也许只能是一场空。
策划:许巧茹、宇文铭 主播:尉然 撰文:蒋天明、财商经济研究所 财商天下 : http://bit.ly/3hvUfr7

详情

Copyright © 2020

离婚女人晚上难受 连云港繁荣路巷子 乐山玩快餐 临沂哪里有姑娘玩的 华联后街100元怎么联系新浦
靖边三道巷有年轻的吗 兰州和平镇可以约的学生 惠州淡水琼苑被端了吗 吉林市去哪里玩你懂 快餐4小时服务真的吗